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 NEWS

当前位置:大彩网 > 新闻中心 > 大彩网 >
qq多处登录黑暗世界的阳光鼓手爱音乐、读金庸、
日期:2019-10-21 07:50  人气:
但他的生活里没有黑暗他爱音乐,富有节奏的打击乐点燃了他,让他成为专业鼓手;他爱阅读,也爱追剧,还爱聊综艺节目;他在家里养了两只狗三只猫,还用声音找到了线届国际盲人

  但他的生活里没有黑暗——他爱音乐,富有节奏的打击乐“点燃”了他,让他成为专业鼓手;他爱阅读,也爱追剧,还爱聊综艺节目;他在家里养了两只狗三只猫,还用声音找到了线届国际盲人节,我们走近了盲人鼓手——王一木。

  拿起鼓棒,在架子鼓上有节奏地敲打,从头到脚,全身合拍而动。忘我,带感,这就是王一木的全世界,无人能扰。虽然看不见,但他能从观众的回应、欢呼声中感受到他们的热情。

  “我以前还有一头蓬松的卷发,打起鼓来很‘爆炸’,很喜欢那种feel(感觉)。”今年25岁的王一木,以一种非常自信的语气,告诉记者他在黑暗中的感受。

  在璧山区的一家音乐酒吧里,记者面前的王一木短寸平头,背着黑色书包,看上去既精神又帅气。自出生以来,他就患上视网膜色素变性加黄斑变性,“只有眼角两侧有微弱的光感,眼球正中是一片漆黑。”

  王一木是酒吧的乐队鼓手,每天在这里从晚上9点半工作到第二天凌晨1点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伴随着节奏,他忘我地敲打着,但酒吧里的顾客大部分都不知道他双目失明。

  每天从自己租住的房屋打车到酒吧,车停下后,无需拐杖,他数着步数,穿过酒吧大厅,走到架子鼓旁坐下,从电脑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,打开,手指触摸键盘,屏幕就会以语音播报的形式告诉他触摸的是哪个位置。通过语音播报,他顺利地把电脑连上WiFi,然后搜索音乐——一切好似“看得见”,丝毫没有障碍。

  “不习惯用拐杖,经常走就习惯了。不过,有时候也会摔跤。”王一木说,从住所到酒吧这段路,他常常使用网约车,网上预约成功后就给司机打个电话,告知对方自己是盲人,看不见,若到了接他的地点,鸣一下喇叭,他就知道该上哪辆车了。

  “所有物体在我面前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。”视力盲残一级的王一木,如此形容他所能看到的世界。

  王一木老家在大足区龙水镇,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。聊起如何结缘架子鼓,王一木说源于童年农村红白喜事乐队的熏陶。在他童年时期,农村红白喜事经常举行演出,歌舞表演、锣鼓唢呐好不热闹。“从我记事起,每场演出都会拖着爷爷带我去看,哪怕走一两个小时山路也不嫌累。”他回忆,小时候的生活很单调,自己觉得有舞台、有乐队,就已经很高大上了。

  “那时每天都盼着哪儿有红白喜事,就是为了去听歌。要是爷爷不带我去,还要在地上打滚哭闹。”王一木笑着说,最令自己着迷的就是那些乐器,尤其是架子鼓,不过那时自己还不知道那个乐器叫什么,只是很想去摸一摸。“有时候我趁着乐队的人中场休息,一步一摸地凑上去,摸到鼓棒就敲,然后被当成调皮捣蛋鬼被家人拎回来,一阵痛打。”

  神秘的乐器让人向往,但王一木一直没有机会好好地感受过,直到音乐路上的第一位恩师出现。

  2001年,7岁的王一木从大足来到重庆市盲校学习。2006年的一天,王一木和父亲在南坪逛街,qq多处登录中途经过一家乐器店,里面传出架子鼓的动感旋律,让他忍不住停了下来。

  13年前的那次偶遇,王一木至今清晰记得。在得到店主的允许后,他拿到鼓棒,开始任性、随意地敲起来。虽然不懂音乐,也没什么节奏感,但那瞬间的触摸让他有了触电般的感觉,架子鼓彻底“点燃”了他。“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,就像玩到了梦寐以求的遥控飞机一样。”王一木形容。

  虽然儿子非常喜欢,但一问价格,父子俩只好放弃。一个月后,父亲接到乐器店老板杨老师的电话,杨老师觉得王一木挺有音乐天赋,愿意免费教他学架子鼓。得知这个消息时,王一木非常高兴。于是,每个周末,他从早到晚都泡在乐器店练习架子鼓。在杨老师的悉心教导下,他依靠盲文和触屏软件学习乐理知识,练习基本功。看不到乐谱,他就一小节一小节地背。

  在音乐酒吧中场休息时,王一木跟大家聊起“我是歌手”等综艺节目,聊起一些歌手的现场发挥情况,“虽然看不见,但隔屏通过声音能感受到现场的氛围。”

  “我严重怀疑×××是节目专门请来搞笑的,作为一个评委,qq多处登录对歌手的评价太业余了,好几次还出现了明显的错误。”每一期“我是歌手”节目王一木都不会错过。

  通过电脑语音播报软件,王一木还有自己的微博、QQ以及微信朋友圈,好听的歌、搞笑的八卦也会关注一下。

  “我还喜欢追剧。”王一木说,相比电影,他更爱电视剧。因为比较喜欢王力宏,去年王一木走进电影院“看”《无问西东》。“那算是一次尝试,可是太难了。突然跳入十多个人物,我听到后面实在听不下去了,人物关系完全没搞懂。相对电影,电视剧的连贯性更好,也更容易听懂细节。”王一木说。

  他颇有些自豪地说,在北京联合大学就读时,他还追过几部超长电视剧,比如《甄嬛传》、《芈月传》、《武媚娘传奇》等。

  一行人一起坐电梯到了一楼,王一木刚走出去又赶紧退回电梯:“不对,我们要去负一楼,还没到。”

  “我来喊个车吧。”从酒吧打车去他家,记者想当然地认为他看不见,手机操作起来会很麻烦。

  “你不知道地方,还是我来。”他边说边掏出手机摸上屏幕。记者注意到,他的手摸到屏幕哪里,哪里就会有语音播报。不一会儿,就有司机接单了。他还感叹了一番,说智能手机对盲人的生活来说,真是太方便好用了。

  走进王一木的出租屋,一室一厅,有两只狗三只猫。狗吠声不止,扑上来热情地与王一木打招呼。

  “这个是多多,那个是汤圆。汤圆吃得多,就是不长肉。三只小猫是女友养的。”王一木给记者介绍起家庭成员,靠着灵敏的触觉,qq多处登录他能清晰地辨识它们。

  每天回到家,王一木第一件事就是遛狗,带着汤圆和多多到小区散步。“有时候它们也很调皮,把我往垃圾堆带。”王一木笑着说,他和女友都很喜欢它们,照顾它们吃喝拉撒,给它们洗澡,从不觉得辛苦,反而觉得就像他们的孩子一样。

  聊起爱情,比王一木小一岁的敏敏腼腆起来,这位来自湖南的姑娘一头长发,长得小巧玲珑。“我是属于‘心理黑暗’的性格,很容易情绪低落,不开心,和他的性格刚好互补。”敏敏回忆,去年她有段时间工作不顺心,突然觉得生活很迷茫。后来在网上认识了王一木,被他乐观向上的气质感染。

  “其实我们都属于‘声控’,声音很重要,颜值并不重要。”在王一木的远程“声控”吸引下,敏敏辞去了湖南的工作,来到重庆工作。“父母知道我在重庆有了男友,但不知道他眼睛看不见……”在吃饭的时候,敏敏看到王一木的碗里没菜了,便拿起筷子给他夹他最爱吃的血旺。

  “他之前也谈过一个女朋友,女方家长知道后拆散了他们。我希望我们努力工作,今后有一天有底气告诉父母,我们自己能活得很好,他们不必担心我们的未来。”敏敏说,两人现在每月收入有一万多元,正常生活没有问题。

  2008年7月,王一木参加了第五届“星星火炬”中国青少年艺术赛全国总决赛,获得爵士鼓专业初中组银奖;2009年初,他入选第三届香港国际青少年艺术节全国总决赛,一举夺得架子鼓少年A组钻石金奖。

  2009年,在重庆市残联、大足区残联等单位的推荐下,王一木进京面试并顺利通过,成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一员。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里,王一木担任鼓手,到全国各地演出,还随团出访过意大利、俄罗斯、澳大利亚等20多个国家。

  “15岁进京,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度过了4年时间,除了架子鼓,还学会了钢琴、贝斯、吉他等乐器。”王一木说,后来在艺术团的推荐下,他参加了网上课程学习,获得了北京联合大学“单考单招”的考试资格。经过备考冲刺,2013年他成功考入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钢琴调律专业。

  “长发就是在大学时留起来的,学艺术的可能都有点潮。”王一木说,他还爱上了编曲,组建乐队,生活更加多姿多彩,甚至在大三的时候,还谈过一段恋爱。

  2017年大学毕业后,王一木回到大足开了一间音乐工作室,一群热爱打击乐的小朋友跟着他学习架子鼓。如今,除了在酒吧做专职鼓手,他还经营着两家打击乐艺术培训中心,晚上酒吧打鼓,白天授课。

  至于未来,王一木神情淡然地说:“希望攒够钱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酒吧,玩自己喜欢的音乐。”

 
上一篇:电脑qq音乐怎么传歌给mp3
下一篇:山阴房屋出租“音乐科技魔人”ARTURIA 与你相约 返回>>